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委内瑞拉:人民大集结,强挑马杜洛──「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发布时间:2019-08-06 17:25:12来源:Vpgame电竞开户-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点击:44

  每年一月二十三日,是委内瑞拉(Venezuela)的政变纪念日──1958 年,一场通称为「回归民主」的政变,终结了希梅内斯(Marcos Pérez Jiménez)的军事政权。六十一年后,成千上万反对马杜洛(Nicolás Maduro)政权的委内瑞拉人走上街头,希望历史能够再度站在他们这边。

  于本文[英文版]撰稿之时,不仅是委内瑞拉的小型城镇,连许多主要城市──如马拉开波(Maracaibo,委国第二大城)、巴基西梅托(Barquisimeto,委国西北部一州首府)以及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都有大批民众聚集。这些群众是受到(目前由反对派掌握多数席次的国会) 新任议长瓜伊多(Juan Guaidó)号召而集结起来的──本月稍早,瓜伊多曾公开抨击马杜洛政权的合法性,并提议援引?1999 年的宪法,设立一个过渡政府,以瓜伊多为〔代理〕总统。

  〔二十三日〕下午,瓜伊多在卡拉卡斯一场抗议活动中宣誓就任委内瑞拉代理总统。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隨即公开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的合法元首,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和区域内许多国家(如加拿大、阿根廷、巴西及厄瓜多(Ecuador)等国)也随后跟进──值得注意的是,墨西哥和玻利维亚并不在此列。

  此前一天,于本月二十二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推特(Twitter)和 YouTube 上放了一段配上西班牙文字幕的影片。影片中,他直接向委内瑞拉人民喊话,称马杜洛为「没有合法权力的独裁者」;马杜洛则以断交作为回应。

  今天的这些事件,可能是马杜洛至今所遇过最严峻的挑战。近年来,经济崩溃、食物短缺、城市暴力事件频发,已使得马杜洛的声望迅速下滑。马杜洛上一次面临到这类危及政权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是在 2017 年,他架空国会之后。那年,在数月之中,估计约有163?人在相关事件中丧生;而马杜洛熬过了那场民意的反扑,径行在今年一月十日宣誓就职,开启他的第二个六年任期──即便那场提前进行、并将反对派阵营排除在外的〔总统〕大选,已引来国际挞伐。

  读读我们的专题报导:《委内瑞拉的现在进行式》

  自本月稍早起,反对派领袖便开始在卡拉卡斯各地──包括查维兹主义的传统大本营──组织小型抗议活动。本月二十二日,一小批玻利瓦国家警备队(Bolivarian National Guard)员宣布叛离政府。虽然军队火速平定了这场叛乱行动,但这场小叛变却让反对派燃起了一丝希望,因为军方一向是委内瑞拉政治上的关键力量,也无疑是马杜洛政权所仰仗的势力。

  据独立网站?Efecto Cocuyo〔于本月二十三日的〕报导,截至当时为止,已有四人在当日的抗议活动中丧生。而根据当地人权组织 Provea 和另一独立〔新闻〕传媒 Caroata Digital 的报导,在卡拉卡斯一些地区,警方〔对抗议群众〕回以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

  〔民间组织〕Espacio Público 也报导了卡拉卡斯的镇压行动:

  与此同时,〔非政府组织〕NetBlocks 的技术专家则报导,有大规模网路瘫痪事件发生:

  一些地方的〔马杜洛〕支持者也发起了示威活动,但这些示威活动的规模就要小得多;而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街头属于查维兹主义」(#LasCallesSonDelChavismo)一类的主题标签。〔虽然立场各异〕,但双方〔支持者〕都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国歌中的句子来作为标签,例如:「让我们精神抖擞、一同高呼」(#GritemosConBrío)、「打破枷锁」(#AbajoCadenas)。

  为国营电视台 Telesur 工作的社会学家 Marco Teruggi 推文道:

  这波抗议活动将会如何收场,目前仍在未定之天。虽然自 2015 年委内瑞拉国会大选以来,这可说是国际领袖最为力挺反对派的一次,但目前尚无太多迹象显示军方是否准备与马杜洛政权划清界线。

  著名政治分析家 Francisco Toro 在独立新闻网站「卡拉卡斯纪事」(Caracas Chronicles)上的这篇文章,道出了国内外许多委内瑞拉人共有的那种交织着希望和不安的心情:

  Venezuela has lived through so many calamities in the last few years, we always tend to fall into the trap of thinking it can’t get any worse. It can get much, much worse. A civil war would obviously invite international intervention, on both sides. A Caribbean Syria, layered on top of a pre-existing food crisis, could make 2018 look like the good-old-days in retrospect.

  (…)

  The immediate future is enormously murky, and the uncertainty, understandably, drives everybody a little bit crazy. We all rebel against the simple, obvious truth: nobody knows what comes next.

  (…)

  In 2014, having the security services?pull the plug on the Maduro regime was a fantasy. In 2017, it was a hope. In 2019,?it’s the plan.

  在社交媒体上,许多人都注意到了〔当天〕是什么日子。下边这段影片是节录自〔已故〕前总统 Romulo Betancourt 过去的演说──他在 1958 年一月二十三日希梅内斯垮台后,自流亡归来,进而〔经由选举〕,于 1959 年至 1964 年间〔再度〕担任总统一职。在他的演说中,Betancourt 前总统呼吁大家要团结起来、捍卫民主。